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湖南武冈鞭炮作坊爆炸 政府人员称致4死1伤

  • 分类:美文

新京报快讯(见习记者 鲁千国 实习生 马金凤)今日晚7时许,新京报记者接报料称,湖南省武冈市一鞭炮作坊爆炸,致多人死伤。爆炸原因不明。截至记者发稿,武冈官方尚未通报此事。  今日晚间7时许,湖南省武冈市晏田乡三井村一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今日10时20分左右,隔壁焦林村一鞭炮作坊发生爆炸,致多人伤亡。事发后,当地公安部门赶到现场。  上述村民称,11时许他赶到事发现场,看到两间鞭炮作坊已被炸平,附近村民房子的玻璃也被炸破。  “作坊已被炸的漆黑,有人被埋有人被炸伤。”据该村民介绍,发生爆炸的鞭炮作坊大约有80平米,平时有人在里面制作鞭炮。  另据晏田乡当地村民介绍,曾有邻居赶去现场,发现鞭炮作坊已经被炸平,有死者被挖了出来。  爆炸现场附近多位村民证实,该作坊雇佣5人干活,其中有两对夫妻。  今日晚9时许,武冈市安监局一名工作人员称,爆炸现场已处理完毕,其他细节可向市委宣传部咨询,记者多次拨打武冈外宣办相关负责人电话均未接听。  据当地村民和晏田乡政府工作人员称,爆炸地点为流动鞭炮作坊,爆炸造成4人死亡1人受伤。  截至发稿,新京报记者多次向武冈市安监局长电话求证核实,均未正面回应。  10月20日,邵阳新闻网曾发布消息,武冈市拉开针对烟花爆竹的“打非治违”攻坚战。  报道称,近段以来,烟花爆竹非法生产有所抬头。通过武冈市安委会的明查暗访发现,一些乡镇(街道办)、部门和单位领导认识不到位、责任不落实、监管不得力、整治有死角,烟花爆竹非法生产打而不死,企业重生产、重效益、轻安全等问题仍然存在。  报道称,武冈市委、市政府要求坚决落实属地管理责任。各级各部门和单位在建立和强化非法生产烟花爆竹打击工作领导小组的基础上,全面实施烟花爆竹非法生产的村(社区)排查机制,全面开展追根溯源和现场取缔……凡发现5处以上非法生产烟花爆竹场所或有3个以上村(居、社区)存在非法生产情况或辖区内烟花爆竹非法生产安全事故单次死亡2人(包括年度累计死亡2人)的乡镇(街道),党政主要负责人、分管负责人要引咎辞职,并追究相关责任人员党政纪责任,涉嫌渎职犯罪的,依法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原标题:

昨天,北京大学起诉邹恒甫名誉侵权一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终审宣判,法院驳回邹恒甫上诉请求,维持原判,要求其删除相关微博,并在微博连续7天向北京大学道歉。  二审法院认为,邹恒甫发布的微博使用了淫棍、淫荡等字眼,符合侮辱行为的构成要件,因此认定其构成侵权。    2012年8月21日,邹恒甫(现任中央财经大学经济管理研究院院长)在其新浪微博上发布:“北大院长在梦桃源北大医疗室吃饭时只要看到漂亮服务员就必然下手把她们奸淫。北大教授、系主任也不例外。所以,梦桃源生意火爆。除了邹恒甫,北大淫棍太多。”  对于两年前所所发的微博内容,邹恒甫昨天下午接受京华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已经道过一次歉了,我说北大淫棍多,是一种汉语修辞,不是一竿子打倒一群人。北大有一些教授还是不错的,一些老教授对这种现象也很愤怒。我指的是部分年龄在30到60之间的男性教授。”  邹恒甫还表示:“揭露所指淫棍是谁吗?没这个必要。我不是想攻击某个人,而是抨击这种较为普遍的现象。即便我有录像、录音证据,我也不会对外公布。我了解法律,随意公布这些内容是刑事犯罪。”    据了解,法院除判决邹恒甫需在微博上道歉外,还指出,“如被告邹恒甫拒不履行该义务,本院将在全国公开发行的媒体上公布本判决的主要内容,费用由被告邹恒甫负担。”  对此,邹恒甫仍拒绝向北大道歉,但他表示:“我很愿意出这个广告费,甚至可以将1.8万字的判决书全文刊登。”邹恒甫还表示,他将根据法律规定,在6个月内,就终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请求重审此案。  据了解,2013年8月19日,一审法院决定限制邹恒甫出境。据邹恒甫告诉记者,一中院已于上周四对其解除限制出境。   昨日,北京大学发表声明称,尊重和支持法院二审的判决结果。北京大学希望邹恒甫尽快履行法院判决,对于损害北大名誉的行为进行正式严肃地道歉,同时履行判决中涉及的其他相关事项。北大继续欢迎社会各界通过正当合法途径对北大的发展建设进行监督。  北大的代理律师陆忠行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判决结果非常满意,如果邹恒甫向市高院申请再审,高院又启动重审程序的话,北大一方将会予以配合。  京华时报记者杨凤临(原标题:邹恒甫终审败诉仍拒道歉)编辑:

中新网12月29日电 最高人民法院29日出台的一份司法指导意见明确,中国将确保非公有制经济主体受到平等刑事保护。  29日上午,最高法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关于依法平等保护非公有制经济,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意见》。  最高法新闻发言人孙军工在会上表示,对非公有制经济主体在生产、经营、融资活动中的创新性行为,要依法审慎对待,只要不违反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不得以违法论处;违反有关规定,但尚不符合犯罪构成条件的,不得以犯罪论处。在合同签订、履行过程中产生的争议,如无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行为人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不得以合同诈骗罪论处。  孙军工强调,为切实保障非公有制主体的诉讼权利,《意见》要求,对于确已涉嫌犯罪的,依法慎重决定是否适用强制措施以及适用强制措施的种类,是否采取查封、扣押、冻结、处理涉案财物措施以及涉案财物的范围,最大限度减少对涉案非公有制经济主体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影响。同时要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对非公有制经济主体或者其工作人员涉嫌犯罪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事实、证据存在疑问,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的,应当依法宣告无罪。  据悉,该《意见》是最高人民法院首次以司法指导意见的形式,对依法保障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相关问题进行规定,包括六部分,共20条。(原标题:最高法:

在一审结果宣布时,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就曾直言,当时他几乎是死了一次,那样的结果真的让他无法接受,也无法理解。最后更换了代理律师,二审的庭审又让他看到了希望。他抱着一个心理,虽然儿子是犯了错,但罪不致死,希望能保住一条命。   前天下午6点,记者接到了林尊耀的电话,其答应与记者一起晚餐。从2013年4月份至前天晚上,记者已是先后6次与林尊耀见面,记者的感觉是,每一次的见面,林尊耀都要比上一次更瘦一些。  为了避免外界的干扰,林尊耀特意交待记者“最好是要个包房”。在餐桌上,林尊耀很少动筷子,仅是喝了两小碗汤,吃了点青菜。中间他也首次敞开心扉说道:“我的命不好”。林尊耀说,他和老伴读书少,原本认为知识改变命运,但现在却有些想不通了,林森浩的事让他“很痛心”,原本以为培养孩子大学毕业,任务就完成了,没想到出这种事,又要操心,不知以后会怎样。  据林尊耀的弟弟说,来上海的第一个晚上,林尊耀几乎未眠。前晚11点多,林尊耀就突然坐起来,由于怕被认出来,呆在旅馆不敢出门,他在床前不停掉眼泪,也不说话,弟弟起来安慰了半小时。   昨天之前,每一天对于林尊耀来说都是煎熬的,他期待着二审判决快点到来,而又害怕着这一天来得太快,害怕最后的结果不是他所希望的。  害怕最终变成了现实。在走出法庭后,面对媒体,林尊耀根本无法回应,一度蹲在地上,他说:“就这么把我儿子判死刑,不甘心,会继续上诉。儿子虽有罪,但罪不至死。法院提供的证词全来源于林的口供,无实质性证据。”  昨天晚上6点,记者再次电话联系到了林尊耀弟弟林尊荣,他告诉记者,中午林尊耀几乎没吃东西,还晕过去了一阵。最后林尊荣把电话递到给了林尊耀,林尊耀说:“一定要申诉,我已签了委托书,让两位律师继续为林森浩提起申诉,全权处理后续的事情!虽然我有想到过会是这样的结果,但自己还是无法接受,只要还有希望,我都会努力。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12月15日文章,  又有中国人因为“非文明出行”而闹出事来,这一次是闹到国外去。  在中国游客大闹泰国亚航班机的事件中,泼热面、炸飞机、跳飞机等等,都是骇人的武打片加恐怖片的动作,更何况还是在高空飞行的封闭机舱内。微博上,中国网民各种说法都有,炮轰同胞的多过帮腔。  无论是沟通不良或认知有误都好,底线就是不能动手动脚又出言恐吓。出国在外,发泄情绪的任性动作要有所克制,莽撞的言语更不得随意脱口而出,否则迟早闯祸。  是什么给了那些中国游客那么“无知无畏”的胆色和精神?笔者第一反应是,在中国生活就像在中国过马路一样,很多规矩规则都没人遵守,所以有时候确实要像上访民众那样,靠一股凶气蛮气才能办成事。有钱有权好办事,无权无钱就靠凶,不把事情闹大就无人搭理。但一旦出境之后,不再有“中国国情”护身,就得学会与国际惯例和运作接轨。廉价航空不提供免费餐饮,即便空服人员的服务不及时周到,乘客以为凶起来就能要到东西吗?  男乘客抛出一句“老子花不起钱呀?”尤其遭到舆论抨击。笔者认为,这可能是一种游走在自卑与自大两极之间不受控的情绪和行为反弹,泛称为“没素质”。“素质”的概念其实很抽象、广泛。在笔者看来,一个人的素质由性格、习惯和价值观组成。除个性之外,习惯和价值观都可以塑造。  中国出境游客被当成财神爷,但不文明行为又惹人厌。奇怪的是,根据个人经验,中国人独自一人的时候其实并不喧闹。笔者在台北碰见过好几位自由行的大陆客,他们独个儿到台北找朋友或朋友的亲戚,同车和他们聊天时,感觉他们相当内敛含蓄。  在与中国游客邂逅的一静一动之间,每回置身于喧闹嘈杂的风景名胜时,我总想起中国山水画的那些个留白的艺术情趣。那样的意境,不是更好吗?(作者沈泽玮)编辑:

湖南武冈鞭炮作坊爆炸 政府人员称致4死1伤

新京报快讯(见习记者 鲁千国 实习生 马金凤)今日晚7时许,新京报记者接报料称,湖南省武冈市一鞭炮作坊爆炸,致多人死伤。爆炸原因不明。截至记者发稿,武冈官方尚未通报此事。  今日晚间7时许,湖南省武冈市晏田乡三井村一村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今日10时20分左右,隔壁焦林村一鞭炮作坊发生爆炸,致多人伤亡。事发后,当地公安部门赶到现场。  上述村民称,11时许他赶到事发现场,看到两间鞭炮作坊已被炸平,附近村民房子的玻璃也被炸破。  “作坊已被炸的漆黑,有人被埋有人被炸伤。”据该村民介绍,发生爆炸的鞭炮作坊大约有80平米,平时有人在里面制作鞭炮。  另据晏田乡当地村民介绍,曾有邻居赶去现场,发现鞭炮作坊已经被炸平,有死者被挖了出来。  爆炸现场附近多位村民证实,该作坊雇佣5人干活,其中有两对夫妻。  今日晚9时许,武冈市安监局一名工作人员称,爆炸现场已处理完毕,其他细节可向市委宣传部咨询,记者多次拨打武冈外宣办相关负责人电话均未接听。  据当地村民和晏田乡政府工作人员称,爆炸地点为流动鞭炮作坊,爆炸造成4人死亡1人受伤。  截至发稿,新京报记者多次向武冈市安监局长电话求证核实,均未正面回应。  10月20日,邵阳新闻网曾发布消息,武冈市拉开针对烟花爆竹的“打非治违”攻坚战。  报道称,近段以来,烟花爆竹非法生产有所抬头。通过武冈市安委会的明查暗访发现,一些乡镇(街道办)、部门和单位领导认识不到位、责任不落实、监管不得力、整治有死角,烟花爆竹非法生产打而不死,企业重生产、重效益、轻安全等问题仍然存在。  报道称,武冈市委、市政府要求坚决落实属地管理责任。各级各部门和单位在建立和强化非法生产烟花爆竹打击工作领导小组的基础上,全面实施烟花爆竹非法生产的村(社区)排查机制,全面开展追根溯源和现场取缔……凡发现5处以上非法生产烟花爆竹场所或有3个以上村(居、社区)存在非法生产情况或辖区内烟花爆竹非法生产安全事故单次死亡2人(包括年度累计死亡2人)的乡镇(街道),党政主要负责人、分管负责人要引咎辞职,并追究相关责任人员党政纪责任,涉嫌渎职犯罪的,依法移交司法机关处理。(原标题:

昨天,北京大学起诉邹恒甫名誉侵权一案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终审宣判,法院驳回邹恒甫上诉请求,维持原判,要求其删除相关微博,并在微博连续7天向北京大学道歉。  二审法院认为,邹恒甫发布的微博使用了淫棍、淫荡等字眼,符合侮辱行为的构成要件,因此认定其构成侵权。    2012年8月21日,邹恒甫(现任中央财经大学经济管理研究院院长)在其新浪微博上发布:“北大院长在梦桃源北大医疗室吃饭时只要看到漂亮服务员就必然下手把她们奸淫。北大教授、系主任也不例外。所以,梦桃源生意火爆。除了邹恒甫,北大淫棍太多。”  对于两年前所所发的微博内容,邹恒甫昨天下午接受京华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已经道过一次歉了,我说北大淫棍多,是一种汉语修辞,不是一竿子打倒一群人。北大有一些教授还是不错的,一些老教授对这种现象也很愤怒。我指的是部分年龄在30到60之间的男性教授。”  邹恒甫还表示:“揭露所指淫棍是谁吗?没这个必要。我不是想攻击某个人,而是抨击这种较为普遍的现象。即便我有录像、录音证据,我也不会对外公布。我了解法律,随意公布这些内容是刑事犯罪。”    据了解,法院除判决邹恒甫需在微博上道歉外,还指出,“如被告邹恒甫拒不履行该义务,本院将在全国公开发行的媒体上公布本判决的主要内容,费用由被告邹恒甫负担。”  对此,邹恒甫仍拒绝向北大道歉,但他表示:“我很愿意出这个广告费,甚至可以将1.8万字的判决书全文刊登。”邹恒甫还表示,他将根据法律规定,在6个月内,就终审判决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申诉,请求重审此案。  据了解,2013年8月19日,一审法院决定限制邹恒甫出境。据邹恒甫告诉记者,一中院已于上周四对其解除限制出境。   昨日,北京大学发表声明称,尊重和支持法院二审的判决结果。北京大学希望邹恒甫尽快履行法院判决,对于损害北大名誉的行为进行正式严肃地道歉,同时履行判决中涉及的其他相关事项。北大继续欢迎社会各界通过正当合法途径对北大的发展建设进行监督。  北大的代理律师陆忠行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对判决结果非常满意,如果邹恒甫向市高院申请再审,高院又启动重审程序的话,北大一方将会予以配合。  京华时报记者杨凤临(原标题:邹恒甫终审败诉仍拒道歉)编辑:

中新网12月29日电 最高人民法院29日出台的一份司法指导意见明确,中国将确保非公有制经济主体受到平等刑事保护。  29日上午,最高法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关于依法平等保护非公有制经济,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意见》。  最高法新闻发言人孙军工在会上表示,对非公有制经济主体在生产、经营、融资活动中的创新性行为,要依法审慎对待,只要不违反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不得以违法论处;违反有关规定,但尚不符合犯罪构成条件的,不得以犯罪论处。在合同签订、履行过程中产生的争议,如无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行为人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不得以合同诈骗罪论处。  孙军工强调,为切实保障非公有制主体的诉讼权利,《意见》要求,对于确已涉嫌犯罪的,依法慎重决定是否适用强制措施以及适用强制措施的种类,是否采取查封、扣押、冻结、处理涉案财物措施以及涉案财物的范围,最大限度减少对涉案非公有制经济主体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影响。同时要坚持证据裁判原则,对非公有制经济主体或者其工作人员涉嫌犯罪的案件,经审理认为事实、证据存在疑问,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的,应当依法宣告无罪。  据悉,该《意见》是最高人民法院首次以司法指导意见的形式,对依法保障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的相关问题进行规定,包括六部分,共20条。(原标题:最高法:

在一审结果宣布时,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就曾直言,当时他几乎是死了一次,那样的结果真的让他无法接受,也无法理解。最后更换了代理律师,二审的庭审又让他看到了希望。他抱着一个心理,虽然儿子是犯了错,但罪不致死,希望能保住一条命。   前天下午6点,记者接到了林尊耀的电话,其答应与记者一起晚餐。从2013年4月份至前天晚上,记者已是先后6次与林尊耀见面,记者的感觉是,每一次的见面,林尊耀都要比上一次更瘦一些。  为了避免外界的干扰,林尊耀特意交待记者“最好是要个包房”。在餐桌上,林尊耀很少动筷子,仅是喝了两小碗汤,吃了点青菜。中间他也首次敞开心扉说道:“我的命不好”。林尊耀说,他和老伴读书少,原本认为知识改变命运,但现在却有些想不通了,林森浩的事让他“很痛心”,原本以为培养孩子大学毕业,任务就完成了,没想到出这种事,又要操心,不知以后会怎样。  据林尊耀的弟弟说,来上海的第一个晚上,林尊耀几乎未眠。前晚11点多,林尊耀就突然坐起来,由于怕被认出来,呆在旅馆不敢出门,他在床前不停掉眼泪,也不说话,弟弟起来安慰了半小时。   昨天之前,每一天对于林尊耀来说都是煎熬的,他期待着二审判决快点到来,而又害怕着这一天来得太快,害怕最后的结果不是他所希望的。  害怕最终变成了现实。在走出法庭后,面对媒体,林尊耀根本无法回应,一度蹲在地上,他说:“就这么把我儿子判死刑,不甘心,会继续上诉。儿子虽有罪,但罪不至死。法院提供的证词全来源于林的口供,无实质性证据。”  昨天晚上6点,记者再次电话联系到了林尊耀弟弟林尊荣,他告诉记者,中午林尊耀几乎没吃东西,还晕过去了一阵。最后林尊荣把电话递到给了林尊耀,林尊耀说:“一定要申诉,我已签了委托书,让两位律师继续为林森浩提起申诉,全权处理后续的事情!虽然我有想到过会是这样的结果,但自己还是无法接受,只要还有希望,我都会努力。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12月15日文章,  又有中国人因为“非文明出行”而闹出事来,这一次是闹到国外去。  在中国游客大闹泰国亚航班机的事件中,泼热面、炸飞机、跳飞机等等,都是骇人的武打片加恐怖片的动作,更何况还是在高空飞行的封闭机舱内。微博上,中国网民各种说法都有,炮轰同胞的多过帮腔。  无论是沟通不良或认知有误都好,底线就是不能动手动脚又出言恐吓。出国在外,发泄情绪的任性动作要有所克制,莽撞的言语更不得随意脱口而出,否则迟早闯祸。  是什么给了那些中国游客那么“无知无畏”的胆色和精神?笔者第一反应是,在中国生活就像在中国过马路一样,很多规矩规则都没人遵守,所以有时候确实要像上访民众那样,靠一股凶气蛮气才能办成事。有钱有权好办事,无权无钱就靠凶,不把事情闹大就无人搭理。但一旦出境之后,不再有“中国国情”护身,就得学会与国际惯例和运作接轨。廉价航空不提供免费餐饮,即便空服人员的服务不及时周到,乘客以为凶起来就能要到东西吗?  男乘客抛出一句“老子花不起钱呀?”尤其遭到舆论抨击。笔者认为,这可能是一种游走在自卑与自大两极之间不受控的情绪和行为反弹,泛称为“没素质”。“素质”的概念其实很抽象、广泛。在笔者看来,一个人的素质由性格、习惯和价值观组成。除个性之外,习惯和价值观都可以塑造。  中国出境游客被当成财神爷,但不文明行为又惹人厌。奇怪的是,根据个人经验,中国人独自一人的时候其实并不喧闹。笔者在台北碰见过好几位自由行的大陆客,他们独个儿到台北找朋友或朋友的亲戚,同车和他们聊天时,感觉他们相当内敛含蓄。  在与中国游客邂逅的一静一动之间,每回置身于喧闹嘈杂的风景名胜时,我总想起中国山水画的那些个留白的艺术情趣。那样的意境,不是更好吗?(作者沈泽玮)编辑:

分类:美文

时间:2016-01-06 14: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