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欢迎的文章
记忆胶囊

摩托罗拉移动或放弃功能机及低端智能机

  • 分类:兴趣

  6月 25 日消息,据中国台湾《工商时报》报道,各种消息显示摩托罗拉移动或将在年底停止功能手机产品线,是否继续冲刺中国低价智能手机市场也悬而未定。  智能手机销量高速增长并开始呈现往少数品牌集中的趋势,以往功能手机时代的手机巨头,都面临销售量锐减、亏损,即使曾经在智能手机发展初期独霸一方的 RIM,也开始考虑分拆或出售手机制造业务。  谷歌正式完成收购摩托罗拉后,对摩托罗拉的想法也有所转变,谷歌希望摩托罗拉能够更专注于开发有创新能力的产品,而不是以维系经济规模为主,因此 5 月底就有消息称,摩托罗拉有意逐步退出功能手机市场,甚至不排除在今年底就全部结束功能手机业务。  除此之外,由摩托罗拉低价产品线团队所主导的中国千元智能机,由于创新有限、纯粹以低价,是否会延续下去还有待观察。  除了摩托罗莱之外,诺基亚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说,Symbian 手机销售下滑速度远超过微软 WindowsPhone 手机的增长速度,诺基亚的功能手机也已出现亏损,第 2 季度恐将连续出现第 5 个季度的亏损。  受摩托罗拉、 诺基亚和 RIM 低迷的影响,中国台湾的多家手机代工企业和手机供应链企业,如为摩托罗拉代工功能手机与低价智能型手机的华冠恐、为诺基亚代工微软智能型手机的华宝、为诺基亚提供零组件的光宝旗下光宝移动与闳晖、RIM 的供应链企业毅嘉、闳晖等都将因此受到影响。

  在 D10 大会上,苹果现任 CEO 蒂姆·库克(Tim Cook)称苹果与 Facebook 的关系很牢靠,他本人也很欣赏对方,未来将在系统级整合方面为 Facebook 提供更多支持。  也许我们很快就能看到苹果与 Facebook “系统级整合”的结果——今天 TechCrunch 的 下一代 iOS 将整合 Facebook 分享功能。与一年前 iOS 5 整合 Twitter 相似,苹果的分享功能中将出现“Facebook”的选项,用户可以从系统内置的应用,比如相册、Safari 中将图片或是网页分享到 Facebook 中,也支持第三方应用分享内容到 Facebook 中,比如 Instagram、Flipboard 等等。不过,他也指出,Facebook 比 Twitter 更加复杂,苹果将如何整合 Facebook,仍是未知数。  Tim Cook 欣赏 Facebook,这可能是两家公司关系亲密的原因。  2010 年 5 月,苹果就曾经尝试将 Facebook 整合进 iOS 中——将手机中的通讯录与 Facebook 上的联系人同步;2011 年 6 月,一个 iOS 4 测试版视频,发现 Facebook 已经内置在系统之中。实际上,当媒体发现 iOS 5 整合的不是 Facebook 而是 Twitter 的时候,表情是相当惊讶的。  Mg Siegler 指出,整合 Facebook 对于 iOS 来说十分重要,因为相当多应用支持 Facebook 帐户登陆;当然,iOS 对于 Facebook 而言也相当重要,这能够帮助 Facebook 获得大量用户。Twitter CEO Dick Costolo 在做客 Web 2.0 大会时,在 iOS 5 整合 Twitter 后,新用户注册量有了显著增加,随后 comScore 还表明 Twitter 网站的浏览量也有了显著上涨,从 2011 年 10 月的 33 亿次上升至 2011 年 11 月的 37 亿次。  不管如何,iOS 6 整合 Facebook,对 Facebook 是一个好消息,这能够拯救公司最近不断下跌的股价。

  英文原文:  老话题了,研究显示,久坐对你的健康是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有害。请买一个可站着工作的桌子吧!可站着编程的电脑桌  一项对超过 20 万个澳大利亚人的研究结果给这样一个事实又增加了一份活体证明:坐得越久的人死得越快。研究同时还发现,锻炼不能改变这种趋势——尽管它能有效降低这种风险。  研究结果清晰的告诉我们这样一个简单的信息:多站立、少坐着,这样能延长你的寿命。尽管那些每周锻炼超过 5 个小时的人的死亡风险会大大降低,但当他们坐的过久时,这种风险仍然会升高。  目前,“久坐对身体有害”已经被广泛的认可。最近几年的研究表明,在电脑屏幕前、电视前做得太久,或仅是闲坐太久,都会增加你死亡的风险。  这次的调查采取了一种更直接的方式,观察人们每日坐着的时间总和和他们在之后三年内死亡率之间的关系,希望能给久坐的危害程度标个数字。  结果让人震惊,每天坐着超过 11 小时的人在未来三年的死亡风险要比每天坐着少于 4 小时的人的死亡风险高出 40%。这是经过了对年龄、体重、物理锻炼、健康水平等所有会影响到死亡风险的因素进行校正后得到的结果。同时得到的一个正比数据是:坐得越久,死亡风险越高。  这个研究是萨克斯研究所(Sax Institute)的 45 and Up 研究项目的组成部分。45 and Up Study 是南半球目前最大的真正进行的关于健康衰老研究项目。研究数据来自 222497 个超过 45 岁的澳大利亚人每天自主报告的总计坐的时间。研究者拿这些数据跟他们在之后三年的死亡率进行了对比。  不管他们健康还是有病,喜欢运动还是不爱运动,他们坐得越久,在未来三年里的死亡风险就会越高。锻炼可以大量的降低这种风险:坐的最久的人比坐的很少的人的死亡风险只高出 40%,但拿坐的最久且锻炼最少的人和坐的很少但锻炼最多的对比,这个数字会变成 100%。尽管每周锻炼超过 5 小时的人的风险会低很多,但当他们做的太久时,风险度仍是往上走的。  换句话说就是,你需要去锻炼,但同等重要的事是,尽量少坐。  有一篇社论曾建议说,证据已经如此丰富,我们的大夫完全应该在给病人的处方中建议他们减少坐着的时间。但我们自己为什么不能主动行动,给自己开出这样的药方呢。  据粗略统计,人们在休闲时 90% 以上的时间是坐着的。所以,我们还有很大改善的空间。

  Stuxnet 蠕虫和 Flame 恶意程序针对的都是伊朗计算机系统,但两者的任务完全不同,前者是设计破坏伊朗 Natanz 核工厂铀浓缩离心机,而后者主要是充当间谍程序窃取情报,因此两者不太可能会使用相同代码。然而现在,卡巴斯基实验室的研究人员通过发掘代码。  Stuxnet 有三个不同变种,创造时间分别是在 2009 年 6 月、2010年 3 月和 4 月。2009年的版本 Stuxnet.A (1.0)与 2010 年的变种存在较多的差异,其中一个模块叫 Resource 207,被用于提升权限,后面两个变种没有使用 Resource 207。仔细比较 Stuxnet.A 和 Flame,研究人员发现 Resource 207 模块和 Flame 中的一个模块 mssecmgr.ocx 几乎完全相同,它实际上是一个 Flame 插件,或者更精确的说是 Flame 插件原型。例如 Flame 使用名叫 dat3C.tmp 的文件,而 Stuxnet.A 的模块使用 dat3a.tmp。它们使用几乎相同的名称,相同的字符串解密算法和相似的编程方法。

编者按:相信大家对“注意力经济”这个词并不陌生,现代人每天都活在过载的信息流中,有太多人希望能抓住我们的注意。作为消费者,难道我们能做的就是让商家牵着鼻子走吗?Searl 认为,消费者可以主动出击,将自己的意图告知市场,依托第四方机构的个人数据存储服务,达到更高效的资源配置。以下是:  每天各种公司都在花费重金试图抓住你的注意力。广告主们收集你的各种信息,希望给每个人投放定制化广告换取更多点击量。但是虽然有这么多信息,广告依然做的很烂,完全可以有另一种方法的。  虽然广告商试图用“注意力经济”的方式来影响你的决策,资深开源专家 Doc Searls 却在新书“ 意图性经济”中将这个观点向前推进了一步。比起等待卖家来瞎猜我们想要什么,我们可以主动将自己的意图告知市场,形成新的平衡。那些能够积极响应我们意图的公司,可以花更少的广告费获得更多利润和忠诚的客户。  在大数据和大范围网络服务的年代,消费者被迫接受那些剥削性的、一边倒的合约来换取各种网站和服务。客户关系管理对所有客户一视同仁,因为激进的销售目标丝毫没有考虑消费者的个人存在。长期的顾客满意度也无人问津。  顾客忠诚度一直是一个模糊的问题。可能你有很多张不同店铺的会员卡。这些卡片会给你各种小恩小惠,但是这些小恩小惠真的是你想要的么?或者仅仅是作为吸引你回头的噱头?这一点 Searl 在意图性经济中有详细的讨论:显然,这些程序(会员卡为代表的顾客忠诚度解决方案)目前运行的还不错。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见过从消费者角度进行的研究,也许从根本上我们完全不需要这些程序,也许将忠诚度建立在考虑顾客的真实需求上会更靠谱一些。  书中另一个很重要的话题是,我们被收集的大部分信息是多么的不准确,但是这些不准确的信息依然被广告商用来研究制定个性化广告,希望能增加点击量。如此一来,那些定制化的广告点击率低就不足为奇了。  Searl 也提倡用供应商关系管理解决方案(VRM)来给用户提供针对供货商的搜寻和信息采集。VRM 的要点不在对抗性,而是重塑整个市场的平衡,奖励那些关心单个客户需求的企业。现在已经有很多企业在着手制作 VRM 的工具。 这个网站上有很多资源  除了大数据之外,Searl 还提出了一个新观点:“第四方”。我们需要对我们制造的数据进行采集整理和控制。我们也需要对个人数据会被如何利用有新的理解。这些都不容易,但是必须做。幸运的是,现在开始还不算晚。第四方应该是值得信任的信息库,扮演着数据银行的角色,代表我们的利益保护我们的个人数据。现在已经有了第四方的例子——银行、旅行社、房地产经纪人——但是 Searl 将第四方的概念延伸为提供个人数据存储的服务。我们会告诉我们的第四方,那些数据可以供公共消费,哪些数据得在满足特定的条件时才可以调用。其他公司跟我们打交道时,只有同意特定的条款时才能从第四方调用我们的数据。如今这些做的远远不够。我们需要的是文化和商业上的变革。  当然你可能会担心这些提供个人数据存储服务的第四方会成为网络攻击的首选目标,Searl 也考虑过这些:我和 VRM 的开发者共事已近六年了,在这段时间里几乎没有发生过网络攻击的事情。我想这是因为 VRM 是面向个人的。VRM 是为了填补市场的漏洞,通过新工具和服务满足个人授权的需求,服务于需求方而不是供应方。因此像保险公司、银行、旅行社、房产经纪公司都已经是第四方公司了,他们遭受攻击了么?当然也有,但是它们自有相应的对策来化解这些攻击。我认为个人数据存储、保险库、保险箱和个人云都只是名字不同而已,它们如果对保存的个人数据不加保护的话都会受到攻击。但是个人数据并不是金子。如今在市场上,唯一想要得到所有的个人数据的就是广告公司了,而现在它们正利用着这些数据来换取比1% 还低的广告点击率。  我还问了 Searl 关于意图性经济会如何应对负面因素和出现恶意第四方伙伴的可能性大小:有些第四方机构可能会偷偷的把个人数据出售给别的公司。担心 VRM 的负面影响就像在 1984 年担心 PC 的负面影响一样,抑或是担心 1995 年时因特网的负面影响。任何事物都有其不好的一面,但是真正重要的是它能给现在的市场带来什么好的变化。现在已有的一些第四方机构,像保险公司、金融咨询公司、银行等,它们扮演的是客户的受托人,如此就有了保护消费者信息的义务和责任。第四方服务将会创造一个全新的商业领域。  最后,我问 Searl 他认为现在的哪家大公司最可能率先成为意图性经济的先行者。他的答案是:我把这个问题放到 ProjectVRM 网站后,收到了很多答案。我最喜欢的答案来自一家创业公司的 CEO:没有。他认为 VRM 会完全改变现在的格局。这一点同 VRM 的发展精神不谋而合。我们希望新公司能不断的出现,而不是某家老公司会独占市场。但是既然你问了,我也会给出一些答案:大型咨询公司,比如埃森哲和贝恩。通过可靠的购物行为积累产生的可信度较高的公司,比如亚马逊。真心关心消费者的公司,比如苹果、HP。

摩托罗拉移动或放弃功能机及低端智能机

  6月 25 日消息,据中国台湾《工商时报》报道,各种消息显示摩托罗拉移动或将在年底停止功能手机产品线,是否继续冲刺中国低价智能手机市场也悬而未定。  智能手机销量高速增长并开始呈现往少数品牌集中的趋势,以往功能手机时代的手机巨头,都面临销售量锐减、亏损,即使曾经在智能手机发展初期独霸一方的 RIM,也开始考虑分拆或出售手机制造业务。  谷歌正式完成收购摩托罗拉后,对摩托罗拉的想法也有所转变,谷歌希望摩托罗拉能够更专注于开发有创新能力的产品,而不是以维系经济规模为主,因此 5 月底就有消息称,摩托罗拉有意逐步退出功能手机市场,甚至不排除在今年底就全部结束功能手机业务。  除此之外,由摩托罗拉低价产品线团队所主导的中国千元智能机,由于创新有限、纯粹以低价,是否会延续下去还有待观察。  除了摩托罗莱之外,诺基亚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说,Symbian 手机销售下滑速度远超过微软 WindowsPhone 手机的增长速度,诺基亚的功能手机也已出现亏损,第 2 季度恐将连续出现第 5 个季度的亏损。  受摩托罗拉、 诺基亚和 RIM 低迷的影响,中国台湾的多家手机代工企业和手机供应链企业,如为摩托罗拉代工功能手机与低价智能型手机的华冠恐、为诺基亚代工微软智能型手机的华宝、为诺基亚提供零组件的光宝旗下光宝移动与闳晖、RIM 的供应链企业毅嘉、闳晖等都将因此受到影响。

  在 D10 大会上,苹果现任 CEO 蒂姆·库克(Tim Cook)称苹果与 Facebook 的关系很牢靠,他本人也很欣赏对方,未来将在系统级整合方面为 Facebook 提供更多支持。  也许我们很快就能看到苹果与 Facebook “系统级整合”的结果——今天 TechCrunch 的 下一代 iOS 将整合 Facebook 分享功能。与一年前 iOS 5 整合 Twitter 相似,苹果的分享功能中将出现“Facebook”的选项,用户可以从系统内置的应用,比如相册、Safari 中将图片或是网页分享到 Facebook 中,也支持第三方应用分享内容到 Facebook 中,比如 Instagram、Flipboard 等等。不过,他也指出,Facebook 比 Twitter 更加复杂,苹果将如何整合 Facebook,仍是未知数。  Tim Cook 欣赏 Facebook,这可能是两家公司关系亲密的原因。  2010 年 5 月,苹果就曾经尝试将 Facebook 整合进 iOS 中——将手机中的通讯录与 Facebook 上的联系人同步;2011 年 6 月,一个 iOS 4 测试版视频,发现 Facebook 已经内置在系统之中。实际上,当媒体发现 iOS 5 整合的不是 Facebook 而是 Twitter 的时候,表情是相当惊讶的。  Mg Siegler 指出,整合 Facebook 对于 iOS 来说十分重要,因为相当多应用支持 Facebook 帐户登陆;当然,iOS 对于 Facebook 而言也相当重要,这能够帮助 Facebook 获得大量用户。Twitter CEO Dick Costolo 在做客 Web 2.0 大会时,在 iOS 5 整合 Twitter 后,新用户注册量有了显著增加,随后 comScore 还表明 Twitter 网站的浏览量也有了显著上涨,从 2011 年 10 月的 33 亿次上升至 2011 年 11 月的 37 亿次。  不管如何,iOS 6 整合 Facebook,对 Facebook 是一个好消息,这能够拯救公司最近不断下跌的股价。

  英文原文:  老话题了,研究显示,久坐对你的健康是真的、真的、真的非常有害。请买一个可站着工作的桌子吧!可站着编程的电脑桌  一项对超过 20 万个澳大利亚人的研究结果给这样一个事实又增加了一份活体证明:坐得越久的人死得越快。研究同时还发现,锻炼不能改变这种趋势——尽管它能有效降低这种风险。  研究结果清晰的告诉我们这样一个简单的信息:多站立、少坐着,这样能延长你的寿命。尽管那些每周锻炼超过 5 个小时的人的死亡风险会大大降低,但当他们坐的过久时,这种风险仍然会升高。  目前,“久坐对身体有害”已经被广泛的认可。最近几年的研究表明,在电脑屏幕前、电视前做得太久,或仅是闲坐太久,都会增加你死亡的风险。  这次的调查采取了一种更直接的方式,观察人们每日坐着的时间总和和他们在之后三年内死亡率之间的关系,希望能给久坐的危害程度标个数字。  结果让人震惊,每天坐着超过 11 小时的人在未来三年的死亡风险要比每天坐着少于 4 小时的人的死亡风险高出 40%。这是经过了对年龄、体重、物理锻炼、健康水平等所有会影响到死亡风险的因素进行校正后得到的结果。同时得到的一个正比数据是:坐得越久,死亡风险越高。  这个研究是萨克斯研究所(Sax Institute)的 45 and Up 研究项目的组成部分。45 and Up Study 是南半球目前最大的真正进行的关于健康衰老研究项目。研究数据来自 222497 个超过 45 岁的澳大利亚人每天自主报告的总计坐的时间。研究者拿这些数据跟他们在之后三年的死亡率进行了对比。  不管他们健康还是有病,喜欢运动还是不爱运动,他们坐得越久,在未来三年里的死亡风险就会越高。锻炼可以大量的降低这种风险:坐的最久的人比坐的很少的人的死亡风险只高出 40%,但拿坐的最久且锻炼最少的人和坐的很少但锻炼最多的对比,这个数字会变成 100%。尽管每周锻炼超过 5 小时的人的风险会低很多,但当他们做的太久时,风险度仍是往上走的。  换句话说就是,你需要去锻炼,但同等重要的事是,尽量少坐。  有一篇社论曾建议说,证据已经如此丰富,我们的大夫完全应该在给病人的处方中建议他们减少坐着的时间。但我们自己为什么不能主动行动,给自己开出这样的药方呢。  据粗略统计,人们在休闲时 90% 以上的时间是坐着的。所以,我们还有很大改善的空间。

  Stuxnet 蠕虫和 Flame 恶意程序针对的都是伊朗计算机系统,但两者的任务完全不同,前者是设计破坏伊朗 Natanz 核工厂铀浓缩离心机,而后者主要是充当间谍程序窃取情报,因此两者不太可能会使用相同代码。然而现在,卡巴斯基实验室的研究人员通过发掘代码。  Stuxnet 有三个不同变种,创造时间分别是在 2009 年 6 月、2010年 3 月和 4 月。2009年的版本 Stuxnet.A (1.0)与 2010 年的变种存在较多的差异,其中一个模块叫 Resource 207,被用于提升权限,后面两个变种没有使用 Resource 207。仔细比较 Stuxnet.A 和 Flame,研究人员发现 Resource 207 模块和 Flame 中的一个模块 mssecmgr.ocx 几乎完全相同,它实际上是一个 Flame 插件,或者更精确的说是 Flame 插件原型。例如 Flame 使用名叫 dat3C.tmp 的文件,而 Stuxnet.A 的模块使用 dat3a.tmp。它们使用几乎相同的名称,相同的字符串解密算法和相似的编程方法。

编者按:相信大家对“注意力经济”这个词并不陌生,现代人每天都活在过载的信息流中,有太多人希望能抓住我们的注意。作为消费者,难道我们能做的就是让商家牵着鼻子走吗?Searl 认为,消费者可以主动出击,将自己的意图告知市场,依托第四方机构的个人数据存储服务,达到更高效的资源配置。以下是:  每天各种公司都在花费重金试图抓住你的注意力。广告主们收集你的各种信息,希望给每个人投放定制化广告换取更多点击量。但是虽然有这么多信息,广告依然做的很烂,完全可以有另一种方法的。  虽然广告商试图用“注意力经济”的方式来影响你的决策,资深开源专家 Doc Searls 却在新书“ 意图性经济”中将这个观点向前推进了一步。比起等待卖家来瞎猜我们想要什么,我们可以主动将自己的意图告知市场,形成新的平衡。那些能够积极响应我们意图的公司,可以花更少的广告费获得更多利润和忠诚的客户。  在大数据和大范围网络服务的年代,消费者被迫接受那些剥削性的、一边倒的合约来换取各种网站和服务。客户关系管理对所有客户一视同仁,因为激进的销售目标丝毫没有考虑消费者的个人存在。长期的顾客满意度也无人问津。  顾客忠诚度一直是一个模糊的问题。可能你有很多张不同店铺的会员卡。这些卡片会给你各种小恩小惠,但是这些小恩小惠真的是你想要的么?或者仅仅是作为吸引你回头的噱头?这一点 Searl 在意图性经济中有详细的讨论:显然,这些程序(会员卡为代表的顾客忠诚度解决方案)目前运行的还不错。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见过从消费者角度进行的研究,也许从根本上我们完全不需要这些程序,也许将忠诚度建立在考虑顾客的真实需求上会更靠谱一些。  书中另一个很重要的话题是,我们被收集的大部分信息是多么的不准确,但是这些不准确的信息依然被广告商用来研究制定个性化广告,希望能增加点击量。如此一来,那些定制化的广告点击率低就不足为奇了。  Searl 也提倡用供应商关系管理解决方案(VRM)来给用户提供针对供货商的搜寻和信息采集。VRM 的要点不在对抗性,而是重塑整个市场的平衡,奖励那些关心单个客户需求的企业。现在已经有很多企业在着手制作 VRM 的工具。 这个网站上有很多资源  除了大数据之外,Searl 还提出了一个新观点:“第四方”。我们需要对我们制造的数据进行采集整理和控制。我们也需要对个人数据会被如何利用有新的理解。这些都不容易,但是必须做。幸运的是,现在开始还不算晚。第四方应该是值得信任的信息库,扮演着数据银行的角色,代表我们的利益保护我们的个人数据。现在已经有了第四方的例子——银行、旅行社、房地产经纪人——但是 Searl 将第四方的概念延伸为提供个人数据存储的服务。我们会告诉我们的第四方,那些数据可以供公共消费,哪些数据得在满足特定的条件时才可以调用。其他公司跟我们打交道时,只有同意特定的条款时才能从第四方调用我们的数据。如今这些做的远远不够。我们需要的是文化和商业上的变革。  当然你可能会担心这些提供个人数据存储服务的第四方会成为网络攻击的首选目标,Searl 也考虑过这些:我和 VRM 的开发者共事已近六年了,在这段时间里几乎没有发生过网络攻击的事情。我想这是因为 VRM 是面向个人的。VRM 是为了填补市场的漏洞,通过新工具和服务满足个人授权的需求,服务于需求方而不是供应方。因此像保险公司、银行、旅行社、房产经纪公司都已经是第四方公司了,他们遭受攻击了么?当然也有,但是它们自有相应的对策来化解这些攻击。我认为个人数据存储、保险库、保险箱和个人云都只是名字不同而已,它们如果对保存的个人数据不加保护的话都会受到攻击。但是个人数据并不是金子。如今在市场上,唯一想要得到所有的个人数据的就是广告公司了,而现在它们正利用着这些数据来换取比1% 还低的广告点击率。  我还问了 Searl 关于意图性经济会如何应对负面因素和出现恶意第四方伙伴的可能性大小:有些第四方机构可能会偷偷的把个人数据出售给别的公司。担心 VRM 的负面影响就像在 1984 年担心 PC 的负面影响一样,抑或是担心 1995 年时因特网的负面影响。任何事物都有其不好的一面,但是真正重要的是它能给现在的市场带来什么好的变化。现在已有的一些第四方机构,像保险公司、金融咨询公司、银行等,它们扮演的是客户的受托人,如此就有了保护消费者信息的义务和责任。第四方服务将会创造一个全新的商业领域。  最后,我问 Searl 他认为现在的哪家大公司最可能率先成为意图性经济的先行者。他的答案是:我把这个问题放到 ProjectVRM 网站后,收到了很多答案。我最喜欢的答案来自一家创业公司的 CEO:没有。他认为 VRM 会完全改变现在的格局。这一点同 VRM 的发展精神不谋而合。我们希望新公司能不断的出现,而不是某家老公司会独占市场。但是既然你问了,我也会给出一些答案:大型咨询公司,比如埃森哲和贝恩。通过可靠的购物行为积累产生的可信度较高的公司,比如亚马逊。真心关心消费者的公司,比如苹果、HP。

分类:兴趣

时间:2016-05-13 07:09:02